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波猫步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日志

 
 

北京行之地坛  

2008-04-20 21:15:00|  分类: 漂泊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的地坛, 是我一直想要去的地方,从很多年前在语文书上看到那篇文章的时候,地坛这二字就已印在我的脑海里,再也抹不去了。《我与地坛》是我在课本里最喜欢的一段,淡淡忧伤的文字,在娓娓道来的同时透着绝望中的坚强勇敢以及宿命里无法改变的无奈。我或许不信宿命,可我依然相信这世上有那么一些事情是任何人都无法解释“为什么”和“怎么会”的,这大概也只能归咎于宿命。

       上一次来北京的时候,已经到了站却终于被迫原路返回使得我的心里一直纠结到现在。好在这次来北京没有人打搅,当我来到那高高的红门面前时竟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春天里的地坛,生机盎然,粉色的花,碧绿的草,配上新漆的红墙灰瓦,明媚而艳丽,丝毫感觉不出那种鸟声将天地都叫喊得苍凉的悲伤。顺着走下去,很快就看到祭祀的坛,宽阔而干净,站在最高的那层,与鼎同在,张开双手,整个世界只剩天地,唯有此刻,才可以忘记现在,忘记自己,在喧嚣已久的闹市中寻求属于自己的安静。

       地坛的存在让我想起那个活到了最狂妄的年纪却忽的残废了双腿的青年,是怎样用手拨着轮椅的车轮,徘徊在这空旷的园里,貌似风平浪静,其实心如乱麻,身后是一位默默跟随却始终不肯出声的母亲。想起是史铁生笔下那对从小在园里玩耍一起长大的兄妹……只是这地坛不会说话,因此还有许多故事我都一无所知。

       有些羡慕住在地坛附近的人,比如史铁生,那个搬过很多次家,可是搬来搬去都住在地坛周围的人。于是他说:“缘分也好,宿名也罢,仿佛这地坛天生就是为了等我而历经沧桑地在这里等了几百年。”某些时候,这也许是种心灵的寄托,想着在茫茫世界中,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让人 抛弃了烦躁从而得到内心深处的宁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