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波猫步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日志

 
 

那些偶然的相遇  

2007-07-22 16:03:00|  分类: 蜀中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发生了好多事情,一一说来。

寺里狗

     老爸的生日,一大早一家人就冲去了白鹤山,绕着山走了一圈后在树荫下的石桌上开始打新学会的“干瞪眼”。无意间转头一看,发现一只白色的狗孤零零的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毛凌乱地搭在眼睛上,想跑过去跟它玩,却发现这狗走路走是歪歪斜斜的,原来一只后腿残废了,我走到它跟前,想把手里吃的东西递给它,它却害怕起来,拖着那条断腿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不忍心看它再走远了,就把吃的放在地上,等我远远地走了,它才一步步挪过来吃掉,随后就不见踪影。

 山中猫

     打牌打得正高兴,忽然听到一阵又一阵的“喵呜”声由远及近,当然我对这种声音是相当熟悉而且相当敏感的,于是立即就不打牌了,转着脑袋找这只猫。坐在我们对面的老头估计也是个喜欢猫的人,他“咪”的唤几声,那猫朝着他走近了。

     这个时候我还没有看到猫的正面,它只留了个背影给我,是只黄白相间的猫,但是,就在猫快要到那人身边时,老头突然发疯般地叫起来:“走开,走开,一边去!”那猫被赶这才朝着我们走来,于是我妈第一个开始叫道:“这猫看起来不舒服!”还真的是从未见过这么丑的猫,耳朵好像被人剪过一样,脸上的毛乱七八糟的,这一点,那一点,整个脸给人的感觉就是坑坑凹凹,眼睛也不似其他猫那样圆而发亮,肚子已经饿瘪了。我身上也没有带小鱼,山里的寺庙也不会有什么肉之类的东西,我只能贡献出一袋豆腐干,那猫狼吞虎咽了一半后就一直蹲在我们脚旁边,有时围着我们的桌子绕绕圈。对面的老头冲着我吼:“让它走开,快点,有病,要传染给你!”我没理他,过了一会,估计他是在对我相当地无语而内心又极度恐惧的状况下,拎着他的小收音机下山了。

     后来只要有人坐在石桌边,猫都要叫几声,往人多的地方挪,却不敢靠的太近,虽然它不是人,可是它似乎也知道来这里玩的人们不怎么喜欢自己,所以只是在一旁安安静静地蹲着。过了不知道多久,它站起来,喵了几声,嗓子是嘶哑的,然后朝着来时的方向孤独地走了,豆腐干还剩了一半,也许是太咸,它去找水喝了;也许是人们都不理它,它太伤心了,谁知道呢?

 

张殿菲

     这是个让我喜欢的名字和人,曾经在他被PK下来之后我说,不再看番茄,可是番茄非常恶心地在争夺冠军的赛场上说要颁发什么单项奖,于是昨晚,所有的淀粉又守在了电视机前,然而还是失望至极。最佳绅士风度奖又一次与他擦肩而过,也就是说这场选秀,除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第四强称号,其他的,殿菲什么也没有拿到 ,而且似乎还隐隐感觉到他被番茄封杀的前兆。这个曾经送一桶水才能得到一块钱的人,这个曾经为了省1.5块钱车费而步行五公里回家的人,这个曾经在千万人中脱颖而出选上空乘的人,这个一直在朝着自己梦想奋斗的人,最终还是输给了一群比他年轻的,少不更事的孩子们,如果输的原因是因为不够活泼、不会耍宝、不会撒娇的话,那么,番茄,请把“加油好男儿”改为“加油好男孩”!昨晚上实在是忍不住了,导致今天起来眼睛好痛,有点肿,像熊猫。总是要哭过才会平静,曾经是多么希望他留在舞台上,可是现在却不想他留在这个混浊的娱乐圈了,回川航好了,什么流言蜚语,什么幕后操纵,统统见鬼去吧!

 

程灵素

      因为殿菲的缘故,哭过后很不爽嘛,我就奇迹般地吞了两块大大的蛋糕还有一碗银耳,什么时候能吃这么多嘛,撑着了,所以晚上就睡不着,爬起来看剩下的《飞狐外传》。果然不出所料,就像以前看电视剧一样,爱的始终是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程灵素,记得最清楚的也仍旧是她吸干胡斐手上的毒,然后靠着他慢慢死去的场景。后来胡斐心里一番话也是记得很清楚的:“我要待她好,可是……可是……,她已经死了,她活着的时候,我没待她好,我心里十七八遍挂着的,是另一个姑娘。”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