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波猫步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日志

 
 

某些唤起记忆  

2007-01-30 20:40:00|  分类: 澳门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知道在冬天里有早上八点的课是件多么折磨人的事情,每每与朋友聊天,感叹起高中的岁月,不知当时的自己为何能起那么早,难道我们真的都变懒了吗?还是我们的生物钟经过四年的调试变成这样了。前些天放假,窝在宿舍看碟,直到月黑风高,天昏地暗才休息,一睡便是一天,好像整个学期都没有这样睡过长长的觉了,好舒服的感觉。今年的寒假放得很短,短到我不可以接受,年三十的前一天才放,我不打算回家,恼的是那些要回家的同学,于是乎个个打算要翘课一星期回家团年,而BA office似乎没有什么人情味,听有学妹说,她们有老师说收到了BA的邮件,内容是在那一个星期不接受内地学生的请假。是的,在澳门,在乎的是洋人的节日,至于过年,那便是随意了,其实我是不知道澳门人过年是个什么样的场景,但是我知道,这放假不管怎么放,他们都不会在意,而在意的是我们,是我们这些从小就生活在有着浓厚的“年”的气氛的人,就像狐狸所说的一样,回家过年不为什么,就为了在年三十那天和家人在一起吃完饭,坐在电视机前看一场春节联欢晚会,我知道说出这样的话来会让人觉得土得掉渣,但是我也知道全世界,春晚就这么一台,管它高雅也好,庸俗也罢,有趣也好,无聊也罢,多多少少给人一些冲击力,三十过后,网上不还在吵着闹着讨论它吗?喜欢的人赞,不喜欢的人骂,然则核心也还是在春晚,单从这个角度来说,它的影响力还是大的。似乎说远了,还是回过头来说放假,澳大的规定是翘了20%的课就不能参加最后的期末考试,有些老师习惯查出席率,有的老师平时不查,但喜欢在敏感时期查,其实如果我们不在意的话,三个星期的课是可以翘的,当然前提是我们不在意,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写这么多,为什么朋友们讨论的这么,那就是实质上我们也在乎的,而且还是两个都在乎的时候,选择也就变得难了。

上午的经济和下午的Taxation竟然一上就是一整节课,有点不适应,可能因为是第一节的原因。末了,还摊上一件印讲义的事情,说“摊”也是有原因的,Carlos问了N多遍有没有自愿出来印讲义的,全体默不作声,连那么好的大学长都不出声,没有办法,阿Sir说:“大四了,还没有志愿者,那就给离我最近的那个人”,于是,一沓纸就迷幻地呈现在了我的桌上,天意如此,我就乐于服务吧,让人写了名单,拎着去了图书馆,下个星期一才能拿。还是有点不知所措,高中做课代表的时候是做这些事情的,上大学后便没有碰过,有些生疏了,想起华夏史学会那次办展的时候去印过班里同学写的东西,至于过程是怎样的,却终究记不起来了,某些回忆是在不知不觉中丢失的,时间越久就越陌生。突然想起小学作文的开头曾经写过这么一段话:记忆犹如一部照相机,把曾经发生的事拍成一张张色彩斑斓的照片,存在脑海里……”后面写的是什么,我还是忘了,然而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记不住所有事情的我们边走边唱,边走边忘,这丢一点,那抛一点,到最后能留在心底的其实已经很少了,而我们无能为力。用文字吧,但时间也是很少的,那怎么办呢?庄子曰: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对于回忆也是一样的吗?记不住,那就忘掉。只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忘掉所有的我们会觉得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