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波猫步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日志

 
 

十五年纪念之公主篇  

2006-06-10 20:55:00|  分类: 怀旧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很闲,并且闲得似乎有点过了头,不经意间扳着指头数日子,突然发现一群好友中有的和我竟已相识十五年。十五年,不是短暂的日子,当年认识彼此的时候不过六七岁,如今却都迈入成人的世界,看似漫长的岁月飞一般闪过,太快,追不上,蓦然回首,你我,变了样。

    有些人是第一次见到就会喜欢的,那时的她总是扎着两根辫子,眸子里的温和总带着一股亲切,举手投足间有大人的样子,后来,全班索性都叫她“大姐”,这称号一直喊到现在,上次回家过年的时候开同学会,玩到很晚才一起打的回家,大姐临下车前还非得把钱塞给我们付车费,等她离开,老师说:“她还是和原来一样,细心,会照顾人。”她是我见过的朋友中变化最不大的,以前怎样,如今也就怎样,喜欢笑,喜欢说话,随便什么时候碰见都会有一大堆话说,并且百说不腻,过了这么多年,还能和她一样率直的人越渐地少了,但我知道大姐永远都是大姐,没有什么能改变。

    昕,知道她这个名字的人或许只有我一个,初中的时候已经不在一个学校,但其实大家住得不远,见面也很容易,可是有一天突然就收到她的信,说通信是件好玩的事情,于是从那时候,住在在同一个小城的我们就开始相互写信,小孩子其实没有啥好写,却也颇像回事的那样,认认真真地记下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觉得挺有成就感。昕的经历我不知道以怎样的语言来形容才算是准确,我很难写,因此略过。昕本身是个敏感的孩子,从小就是,但和大姐一样,她很懂事,在我眼里也有些姐姐的样子,只是这个姐姐有时候玩得很疯,并且偶尔还使些小性子,发发脾气,流流小泪,我都依着她,要我陪着可以,但是我不会跟她吵,等她气过了,想说心事的时候仍旧是以信的形式跟我交流,我们都已习惯这样的方式,后来上大学,南北之间离得更远,收到她信的时候反倒不多了,偶尔在QQ上碰到,说些心里话,她说,这些年来,懂我的还是你。我在一旁,有些得意,但鼻子还是有点酸。 

    另一个家伙,名字换得太过勤奋,几乎一年一个换,我不知道她想干嘛,不过每换一个倒是有每一份的清新婉约,可这人越来越大,却不见得性格与姓名成正比例相符,也不怪,因为并没有听说只要是叫什么玉的就非得和林妹妹一般性格,我们这位姐姐可是烟能抽、酒能喝,拳能划、牌能打,四处都比较吃得开,有这样的朋友,世界不会寂寞,最起码她有属于自己的潇洒。

    还有个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鸟,不过熟悉起她来倒是上了小学后的事情,标准的乖乖形象大使,成绩好,还时不时跳跳舞,多少算是个文艺分子,若我们在小学后就再也不见面,估计我对她的评价会止于“淑女”二字,哪里知道上了初中,她跟了个相当会说的班主任,耳濡目染之下竟学得一嘴贫舌,损人之功也日渐增长,小学同学每年会在老班那有次聚会,倘若有她,便不愁没有笑声,我原以为考大学时她也会像其他同学一样选择外面的世界,然后让天下人见识见识她者能说会道的功夫,然而如此开朗,大大咧咧的她却是一定要留在成都的,原因一个:离家近。我和朋友们七说八说都没有打动她出去闯一闯,后来她跑到澳门这来玩一圈又乐呵呵地回成都上课了,怪可爱的。其实离家近没有什么不好,至少我总是羡慕的。

    我们是一群一起长大的孩子,每天放学五个挽在一起说说笑笑地回家,并且亲眼目睹着彼此的成长,说这是缘分,这是运气,都不过分。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后,我们天各一方,很难见一次面的时候,偶尔想起当时的种种快乐和忧伤,依然觉得很幸福,这就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